二次元宅鱼

古一越苏越本命,古二all乐向杂食,侠客大部分CP通吃……

【知乎】有个师弟是种什么样的体验?(cp看tag)

@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少年时,他是我最渴望与之一战之人;

中年时,他是我唯一认定的执剑长老;

如今,他只是我想要见到的人。


@逍遥拳不平

大概是,他用刀剑指着我,我也会当他是回心转意,要回家看一看了。


@承君此诺

于我而言,称“师侄”更为恰当。

即墨一场花灯,此生不忘。


@红袖添香

从前也拿师弟开过不少玩笑,现在呢,只想让他的路走得顺一点,眉头上的皱纹少一点。

他师尊还没皱纹呢!


……或许会再加吧,插刀子上瘾ing

心血来潮改了个图,不打tag,不要打我(你

摸出mod来做了一点,神清气爽。

借阿修罗之口把任天翔狠狠骂了一顿。

“你以为全天下女子非你不可?你以为本宫主对你是求而不得,只要你回头就化身绕指柔?未免太高看了自己!”

“你要做你的痴心人就做,一点都不碍着本宫主砍下你的脑袋,向天下负心男儿宣告花心薄幸的后果!”

呕,当年人樊未离好好一个漂亮姑娘,敢爱敢恨武功高强,离了你任天翔活不下去?既然放不下你的真心爱人,何苦又招惹人家姑娘让她怀孕?还一推把孩子推没了?樊未离能忍她就是包子!

龙王线终战我才不让阿修罗反水,我要让她砍了任天翔加正向buff(白眼)

讲真,龙王线终战我总是下不去手,但是杀任渣杀得特别爽,天王线我都要想办法把他凑上...

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想练辟邪的时候就起个名字叫吴亚古(。)

【谢乐】诗酒趁年华(九)

我……我……好吧解释没有用,忘了前文的小伙伴有兴趣可以再看,没兴趣……就从这儿开始吧……_(:зゝ∠)_反正就是这次假期很长很长,我努力写,粥太挥着皮鞭努力啐……不是,努力催,争取在电视剧出来前完结它。

       


不同于江南的温润柔和,大漠总是粗犷而豪放。夜间冷得极不像话,白日里偏又能将人热出满头满脸的汗来,肆虐的狂风卷了人一嘴的沙子,却连半分凉意都不能够带来。乐小郎君抹了把汗,眯着眼瞧了瞧前头,咧着嘴儿冲谢衣笑:“师父,走了这样久,歇一歇吧。”

他们自星罗岩一路西行,数月奔波后方来到这一片广...

有人和我一样觉得任清璇任姑娘笑起来那张Q版很崩吗_(:з」∠)_高冷气质嗖地就没了……我宁愿全替换成面无表情闭眼捧花那张

自用的mod没人说我ooc就是爽,尽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复习要来搞把刀子喂自己(手动再见)

搞不太懂算12还是21哦反正我都吃,保险起见打121的tag好了

龙王线任剑南被删对话

说是被删,因为我看大地图事件里这个触发条件是好感大于五十,我每次都会把酒友好感刷到生死之交,却从来没看见过……

哦对,这是在收服铸剑山庄之后戳小任出现的一次性对话,不长。

话不多说,上内容,依旧默认名字为东方未明。

最后吐槽有明任私货。


任剑南:东方兄,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你究竟是发生甚么事了?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自该互相帮助。你有甚么困难,我帮你!是不是谁威胁你了?

东方未明:……任剑南,你确实是个好人。你真想帮我的话,就安分的服从我们,别作无谓的反抗。了解么?

任剑南:我感到你离我越来越远,我认识的东方未明,难道已经死去了么?

东方未明:人是会变的。你与我之间的距离,...

占个大tag问一句,打扰到谁的话先说声抱歉……
有没有想要交流mod制作的小伙伴啊QAQ或者有愿意指点两句的大神?大地图剧情和plotdata简直要把人弄疯……纯养成我倒是会Orz

梦里不知身是客——《十梦》长评

正文前先表白两句,含章太太的师父苏苏苏,小太阳萌萌萌,初七也很不错,不过说不上来具体的Orz因为我本来就不是特别清楚他的萌点。

重点是!互动每每都能戳到我的点啊啊啊,抱住猛蹭(不要占便宜啊!)

第一梦,代理家长*熊孩子

轻松欢快的现代日常向,对谢老师来说,黑厨艺几乎是必备梗了(心疼)。沧女神点评一语中的,馋鸡都不愿吃的厨艺大概也只有无异会咬咬牙,念着“做鬼也风流”硬塞下去吧?沈副主任依旧嘲讽脸,可惜这一次你确实只能作为单身狗看人秀恩爱,嗯……全世界都恨你什么的,反正不缺这一两件事了(喂。

“谢衣哥哥”什么的,虽然谢老师估计很想听,但是考虑了一下无异正处在死要面子的少年阶段,这几乎是羞耻...

解包有小师妹参与的中秋剧情

这个好像没见人发过?txt里用的是引用主角姓名的代码,我直接改未明儿了。

对手指,逍遥三侠是我的爱,可逍遥谷里的亲情还是带小师妹玩比较合我口味……而且我真的觉得,这一段比回答问题赢祭侄文稿好多了呀……


东方未明:呵呵呵,又到了吃饼赏月的日子了。

老胡:东西都准备好了。

谷月轩:人也到齐了。

无瑕子:很好,一起坐下来赏月吧!

王蓉:师父!师兄!老胡!蓉儿回来啦!

东方未明:小师妹!!

谷月轩:小师妹,大伙儿可记挂妳的很呢。

无瑕子:蓉儿,妳怎么回来啦?没在家里过节?

王蓉:爹爹出远门,赶不及回来过节,蓉儿惦记着师父和师兄们,就来了。

这是蓉儿特地做的月饼,请师父和师兄们...

凭什么天龙教众都有称号,最该有的两个却没有!不服!不服!逍遥神龙什么的哪里有逍遥三侠好听!

折腾MOD时意外发现,萧潇师叔是有建模代码的,用的是白虹掌,可惜招式和最后的建模都没做出来,也没大地图头像……好想看萧师叔在龙王线掐玄冥子啊,哪怕是死前piapia给他俩耳刮子都成(不。

讲真,萧师叔,天山派和逍遥谷都被灭了,你还不出场真的没问题么?

还有,找到了下面的这段对话……应该是在盟主线解决武当事件之后的,而且这个事件的序号要比古叶的早,个人推测是删掉这段后,后期又觉得缺了点什么,加了古叶事件=。=

我要看主角和卓掌门练剑啊!要看爹和儿子的身影重合啊!从夜到昼,练着练着恍惚回到二十年前啊!!!为什么不做出来啊呜呜呜呜(暴哭)。

卓人清:什么人!

主角:是晚辈,逍遥谷<N...

关于卓人清东方曦的碎碎念……

大概有偏谷荆谷向的看法……


在打侠风之前,如果有人和我说我会粉一个渣男,相信我一定是呵呵的。

卓人清是个渣,对易兰母女渣,对他结发妻子渣,作为古实同学的师父,依旧是个渣,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但是他对东方曦……我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去想,直到看到天王线的大师兄(冷漠.jpg)

抛开编剧的锅师兄不背这种外部条件,天王线大师兄信方云华不信未明的时候我是真·心碎成渣,不过话说回来,说着宁可没有逍遥派也不能没有天王的未明也是个让我想揍他的家伙。但不管怎么说,卓人清与东方曦,谷月轩与荆棘,我以为是可以拿来类比的——虽然还是有些地方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如果要卧底,大师兄一定不会迟疑...

睡不着脑补霍格沃茨paro

“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魔药的成分是可以被一个连OWLs考试都没有考过的学生随意修改的?”
“沈教授,您恐怕不能不承认,无异的改进使得欢欣药水的成瘾性大幅下降了。”
“我以为我才是这所学校的魔药课老师,何况作为一个常年炸坩锅的巫师,谢教授恐怕并没有资格指点我的教学。”
“……太师父,有师父在,沧溟校长肯定会驳回您的第三十八次黑魔法防御术职位申请的,您能别拿我出气了吗?”

不打tag了

我也不知道该叫啥或许它就应该没名字

……完全不会用子博,我干嘛要开它

糖醋黑鱼:

其实入圈退圈什么的本来就该是一个人自己的决定,棋逢对手不记来时路盒饭还有色相红尘哪个都不是等待着神转折转回HE的文,真的有平行世界,想来师父和乐乐也能自己走在一起。


更不要说我最喜欢的风物函丈廿载一诺都是完结文。


只是还是有点消沉。


我和粥说过,《诗酒趁年华》从一开始就不是专为师父和乐乐而生的,打着他们的tag说着他们的故事,可它归根结底是一篇文笔很烂的情书。因为感觉到时光喜欢魏晋人物的风流,自己又脑补了一个名士状的师父,于是这篇文就这么出来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想写的是哪个版...

【谢乐】诗酒趁年华(八)

据说时间久了上一章本来就混乱的关系更让人忘得差不多了,何况我的叙述也有问题(。)

重新说一下。  简而言之,叶海是乐乐他舅,然后我设定司巫这一对是阿阮的父母,不过神女没再设定名字,只设定是叶海族人。

于是乐乐和阿阮其实可以算一表三千里的表兄妹,阿阮妹妹这一次真的是阿阮妹妹了,但我估计小叶子还是被叫小叶子。这章后本来该接一篇则阮番外,然而在主线都写得这么慢的情况下我决定最后再补吧【。

不要问我下一次更新在哪(喂

      


穿过长长的甬道,不多时三人便来至一扇石门前。谢衣思及老友先前的话...

学累了爬上来po个脑洞,有朝一日(也就是很可能不会)补完……不过应该没什么人看吧(趴)
玩侠风好想给未明起名叫陵屠苏啊!东方曦说那句“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一定很带感!然而未明是怎么出生的这让我好好想想……收养的话那其实和后面的老夫妇就差不多了(趴)
虽有遗憾,并无后悔……其实在被围攻的时候说也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仔细想想,执剑那句话其实大多剑客都可以用吧,比如说对着灭门海鲨帮的燕宇,最后杀上天都峰的小傅……嘤嘤嘤天下大师兄一般帅!(方云华和萧长风走开辣)(哦不要和我提天剑门)

【谢乐】诗酒趁年华(七)

这章基本在跑设定啊QAQ我要撒糖!

     


出乎意料地,除了在入口处多等了些时间,他们进入星罗村的过程竟是顺利到了十分。即便是谢衣提出要带走离家的孩童,接待他们的老者也不见半分不悦,反而连连点头,只道是应当的。

“只是客人怕是要等些时候。”老人抚着白胡子笑道,“昨儿个咱们村里闹腾得很,孩子们大多没起身呐。”

夏夷则抱拳道:“却是我们来得不巧,竟没能赶上贵宝地昨日庆典。老丈若得闲,能否讲述一二?”

老人家上了年纪,闻说眼前几人愿意听他讲古,不觉将双眼笑得眯成了缝,乐呵呵地应道:“哎。昨儿个是神农大人的诞辰,神农大人是...

素肉非肉(素雪初逢离者归repo)

再次嘚瑟脸秀一下完整的字条,“好徒儿,这才乖~”原本是很甜很美可以脑补出一堆羞羞内容的台词,然而大概是因为来自粥 @清粥一叶好养颜 ,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说好的见面礼呢师父你倒是回来补啊!”_(:зゝ∠)_

哦还有微博上没po的特签,说真的如果不是被提示了,我大概不会去看背面……然后在某天不小心弄翻了明信片后看到?其实这样的惊喜大概也不错。

我曾经寄过那么两三张明信片给小伙伴,字儿丑真的不是假话(捂脸),所以看到粥写的特签会有种想跪的冲动。那个C_^对于见谢怂来说简直太犯规,“自家徒儿的心思,做师父的,自是明白”……唔比如说“师父我做菜你来雕刻摆盘的配菜”“师父父求...

【谢乐】诗酒趁年华(六)

    


饶是第二日准备充分,几人也不免在栈道石桥上耗了不少功夫。若非夏夷则出身道门而谢衣同乐无异又是机关术士,他三个皆晓得些奇门遁甲之术,想要穿过这堆笨东西大约会用去更多时日。一路兜兜转转,直到临近正午时分,他们才算瞧见了隐在重重保护下的另一方天地。

那是全然不同于外头的景色,不知名的紫色花朵在树上自在地绽放,隐约能听到不远处潺潺的流水声,空气中弥漫着浅淡柔和的香气。小阿阮左瞧瞧右看看,伸了食指点在自个儿右颊上,嘟嘴嘀咕道:“奇怪,好像有点儿熟悉……”

夏夷则闻言,对眼前未知之物更是生出了十分的警惕。抛开先前查案的由头不说,单是阿阮...

【谢乐】诗酒趁年华(五)

地名的考据我真的尽力了……有错误的话跪求指出啊(挥手绢)

   


若要论自来熟的本事,大约他几个里头没人比得过乐小郎君。谢衣也不去管他,只向阿阮要了阿狸来逗弄着。

“夷则~夷则夷则夷则~”

“请称在下夏郎君。”

“怎么,阿阮妹妹喊得,我却喊不得?”乐小郎笑得促狭,夏夷则听了这话,本便有了三分心虚,又见阿阮可怜巴巴地瞧过来,拽了他衣袖悄声道:“夷则,小叶子做饭很好吃的,你就让他喊嘛,好不好?”

“……罢了,乐兄随意。”

不似阿阮的天真单纯,乐无异的热情直爽,夏夷则却是又一样的冷静沉着,便是谢衣也不由得暗赞一句少年俊彦。这小郎君见...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在微博撒欢!互fo了以后被看到太羞耻!

然而还是好想嗷嗷叫啊,不仅被回fo了,师父父你还正好是第51个粉丝呜呜呜

【谢乐】诗酒趁年华(四)

这次我自己私下梳理了一下时间线,用了 @清粥一叶好养颜 粥先森给的 @保健.XL 保健太太的考据(太感谢了么么哒(づ ̄ 3 ̄)づ),然而如果真的全按考据走……这会儿都该入冬了23333于是时间上如果哪里有点奇怪,还请不深究……

PS:我自己对着地图瞅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把星罗岩设定在云南了

  


他们在早饭上着实耽误了些工夫,实在是师徒两个怎么也没想过,瘦瘦小小的阿阮能吃下那许多烤肉。待到三人饭毕,已是日上三竿,阿阮这才带着他二人南行,去往她同夷则相约的会面之处。

一路上,绿衣少女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全然一...

以游无穷——《岁蜩知秋》repo

这是一篇迟得不能再迟的repo…… @烧酒自娱自乐 太太原谅我刚回家没几天_(:зゝ∠)_

一气读完整个本子,脑里最先出现的便是“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于是便抓来做了题目。

同人本的封面和纸质这些我一直弄不大清楚,但如果是《岁蜩知秋》的话,即使是通贩本我也会入的——文字大气潇洒,封面和明信片也都能看出太太的用心,本子厚度更是不必说。这么一本无料拿到手里,会有种不写repo就心虚的感觉(喂。


《我该如何把你记住》/《千古》

不算后记,这两篇原著衍生的良识向文恰是《岁蜩知秋》的头尾。我不敢妄自揣测这是否有什么别的含义,然而于我来说,《记住》里的乐乐

【谢乐】诗酒趁年华(三)

是的我真的滚回来了_(:зゝ∠)_

放上前两章地址

 


待乐无异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正对上一双无辜而好奇的黑眼睛。因着半醒未醒的缘故,他和眼睛的主人呆呆地对视了数秒钟。

“哇——!”

被丢到地下的小东西吱吱叫唤起来,对这人粗暴的对待相当不满意。乐无异惊魂未定,忙忙地掀开毯子跳下地,这才有工夫将爬到自己身上的小家伙拎起来仔细观察。

原是一只文狸,生得颇有几分可爱,嘴角还挂着没擦干净的点心碴子……点心碴子?!

乐无异僵硬地转过头去,果不其然,他们的包裹被粗暴地扯开,可怜巴巴地躺在那里,里头的点心消失得一干二净。

少年哀嚎了一声,也不知是为着自己的心血教它如此糟蹋,还是为着后几日免不了要...

被朋友告知,某个游戏的小支线用了司幽神女的梗,去看了一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男性角色还叫司幽(哪怕你改个名呢),女方变成了单恋他的娇憨天真的公主,之后也是郁郁而亡。最坑爹的是,BGM是仙六的《镜中人》……
考虑到橙光大部分粉丝的恐怖战斗力和那啥程度,我也不敢直接去撕,对我就是这么没出息_(:з」∠)_
仅仅吐个槽。



哦不要问我为啥不放在微博上,不太想被人肉。

萌谢乐谢CP的心路历程报告

这是一个全程打脸的故事( ̄ε(# ̄)☆╰╮( ̄▽ ̄///)


“我萌的都是平辈的CP,差辈儿的不行!”←《锦鲤抄》:啪啪啪

“谢乐虽然很有爱,可是师父像个圣人一样……”←时光的论坛体:啪啪啪

“我萌的是偃乐,初乐虐不到我!”《难绘虚妄》:啪啪啪

“谢乐比较好,乐谢不是我的菜。”《偃歌行》:啪啪啪

“我……抗虐能力……还算不错吧……”《荏苒》:啪啪啪


……所以都说了,这只是一个不断打脸的故事(来自顶着猪头脸的lof主)

#谢乐# #馋鸡侠侣# 这天傍晚,谢衣又回到室中,说道:“无异,你可愿反出师门,转拜我为师?”乐无异一怔道:“为甚么?”谢衣笑道:“你先不认你师父为师,再同他成亲,岂非名正言顺?”乐无异道:“这法儿倒好。可是师徒不许白头偕老,却是谁定下的规矩?我偏要他既做我师父,又做我相公。”

谢衣鼓掌笑道:“好啊!你这么想,可又比我高出一筹。”伸手替他按摩疗伤,叹道:“我本想要你传我衣钵。咱两个总有说不完的话儿,若能定了师徒名分,岂不是妙极?你不肯做我弟子,那是没法儿的了。”

乐无异道:“也非定须师徒,才能总在一处说话。你若不嫌我年纪幼小,武艺浅薄,咱俩大可交个朋友,要不然就结拜为兄弟。”谢衣还不及叫好,忽见屋...

© 二次元宅鱼 | Powered by LOFTER